unknown

这是一个(油腻的)视奸号



【2012】Numb 麻木 Simon amstell


一个stand up,我两三年前第一遍看的时候笑吐了。最近第二遍看,已经完全不记得内容,感受相当于第一遍看,但是完全不觉得好笑,反而觉得非常感同身受。我看这场录像的视角在几年之间从观众移到了simon身上,simon也说在日常身活中包括选择的职业都是做一个喜剧演员,是他处理事情的一种惯用方式。观众多数是可以感受到simon讲的这些“丧”的日常在自己生活中出现的频率也不低,观众在笑以外是能够有共鸣的,再加上simon时不时插入鸡汤,这就是引导观众反思“我丧的时候是不是又可笑又多余”。

欧美standup和我朝喜剧的区别,有一个点我觉得还挺明显,就是欧美standup会有模仿少数裔口音、嘲讽少数人群、嘲讽残疾人的桥段,用一些“太残忍了吧怎么能这么嘲讽”性质的段子,就有不少人难以接受,觉得太过了,觉得这些事拿出来做笑料是不合适的。这种guilty pleasure喜剧素材的存在,在我朝喜剧是不是不多。今年下马的路易ck针对guilty pleasure讲过一段话,我不太记得,大意类似于,恶意笑料存在的意义不是让人发出幸灾乐祸的笑,而是让人在笑的同时能够产生“不舒服难以接受”的感觉,从而引发观众的思考,“我为什么会觉得这个段子难以接受”,而不是直接灌输政治正确。

我朝喜剧综艺的套路,是不是编个段子嘲讽抹粉八层美颜滤镜的女嘉宾“丑”,还怕被水军淹没的。



评论(2)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