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known

这是一个(油腻的)视奸号

只知道摄影是Luca Grottoli 🤷‍♀️


【1989】Santa Sangre 圣血 亚历桑德罗·佐杜洛夫斯基

不是血的故事,是手臂的故事。



·



Hard Times MV - Paramore


你的奇迹女孩🦄️,虽然flop差不多了,也是奇迹女孩。Hayley Williams的想法和音乐人的感觉真的很好,之前油管上有她一个sideproject的小节目,已经忘了叫什么,她创作当中有过把the fabulous stain做灵感。

我个人觉得没圣山好看好吧,(相对来讲)太容易懂了(其实也不是很容易),断臂的隐喻、各种鸟的隐喻、纹身女的蒙太奇、塑像,什么的,有空拉个片。

佐杜还是强,谁能想到,三个儿子全都放进片里了,adan一个搞朋克乐队的(..)三番两次被cult导演爸爸强行安排进电影,作为一个真朋克是什么感觉...

谁能想到,佐杜老爷子的孙女,演过阿黛尔的生活(的一个配角)(且我完全没印象)。

谁能想到,菜鸡拉片竟然从佐杜起步,可能这就是年轻人吧。


【1926】Anemic Cinema 贫血的电影 马塞尔·杜尚


先锋短片,眼保健操。

·



【1988】Another Kind Of Love 另一种爱 杨·史云梅耶


一个实验短片(其实是mv),算史云梅耶的side-project,豆瓣上的短评解读是不是很能体现观众素质了。建议顺便把肉之恋一起看了。



·



【2012】Numb 麻木 Simon amstell


一个stand up,我两三年前第一遍看的时候笑吐了。最近第二遍看,已经完全不记得内容,感受相当于第一遍看,但是完全不觉得好笑,反而觉得非常感同身受。我看这场录像的视角在几年之间从观众移到了simon身上,simon也说在日常身活中包括选择的职业都是做一个喜剧演员,是他处理事情的一种惯用方式。观众多数是可以感受到simon讲的这些“丧”的日常在自己生活中出现的频率也不低,观众在笑以外是能够有共鸣的,再加上simon时不时插入鸡汤,这就是引导观众反思“我丧的时候是不是又可笑又多余”。

欧美standup和我朝喜剧的区别,有一个点我觉得还挺明显,就是欧美standup会有模仿少数裔口音、嘲讽少数人群、嘲讽残疾人的桥段,用一些“太残忍了吧怎么能这么嘲讽”性质的段子,就有不少人难以接受,觉得太过了,觉得这些事拿出来做笑料是不合适的。这种guilty pleasure喜剧素材的存在,在我朝喜剧是不是不多。今年下马的路易ck针对guilty pleasure讲过一段话,我不太记得,大意类似于,恶意笑料存在的意义不是让人发出幸灾乐祸的笑,而是让人在笑的同时能够产生“不舒服难以接受”的感觉,从而引发观众的思考,“我为什么会觉得这个段子难以接受”,而不是直接灌输政治正确。

我朝喜剧综艺的套路,是不是编个段子嘲讽抹粉八层美颜滤镜的女嘉宾“丑”,还怕被水军淹没的。





《蓝色笔记本》 丹尼尔·哈尔姆斯

笔名“哈尔姆斯”来源charms和harms的谐音,各种意义上的准确。


画了一个小图(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