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known

这是一个(油腻的)视奸号

The End Of The Fxxking World 去他妈的世界
(目前只出到)第一季


低清就低清了好吧,刚一口气磕完。
感觉编剧想要表达很多“丧萌感”以外的东西,bonnie and clyde式老套路,看第二季怎么发展了。青少年主题英剧的配乐一向很妙就是啦。

男主的确是黑镜第三季shut up and dance的主角,第一集开头看到他,我当时心情很难以言说。

【1982】Ladies and Gentlemen, the Fabulous Stain


心中白月光,我就问这是不是片源最难找的白月光,是不是。最后我是在美亚上买的,惊叹于自己的穷且益坚。

主要还是里面的红色眼线太经典了,印象深刻。


·

【2010】逃亡乐队 The Runaways


【1973】圣山 The Holy Mountain

亚历桑德罗·佐杜洛夫斯基,还有什么好说的吗,先跪为敬。


【1992】情人 L'amant

个人认为败笔之一在于对白是英文。对的,之一。


你的奇迹女孩

The Less I Know The Better - Tame Impala

不同阶级的女人

俗人晚星:


对我们以及本书的对象来说,女人是人类一个稀有的变种,下面是其主要生理特点。


这一物种的形成是男人用金钱的力量、文明的精神热力精心培育的结果。其一般标志是皮肤白皙、细嫩、柔软,喜欢清洁,手指只爱抚摩柔软、润滑和芬芳的东西。如果看到自己的贴身衣服被弄脏了时,会象白鼬一样,心痛得要死。她喜欢梳理头发,使之发出醉人的香气,喜欢把指甲涂成粉红色并剪成杏仁的形状,喜欢经常洗自己纤巧的四肢。晚上,她只高兴睡最柔软的鸭绒床褥,白天则喜欢坐马尾衬垫的靠背椅, 因此最乐意采取平躺的态势。她声音娇媚、动作优美,说起话来,滔滔不绝。她绝不干艰苦的粗活,尽管外表荏弱,但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地扛起和挪动沉重的东西。她不喜欢强烈的阳光,有妙法躲过毒日头的照射。她认为走路能使人疲倦。她吃不吃东西呢?这是个谜。她具有其他物种的需要吗?这是个疑问。她极端好奇,很容易上向她隐瞒一切的人的当,因为她生来喜欢探寻不知道的东西。爱是她的宗教信仰:她一心只想使她所爱的人快乐。被人爱是她一切行动的目的,而她作出的各种姿态则只是为了激起别人的欲念。因此,她一心只想如何出风头,一举一动都显得雍容华贵、仪态万方,因为有印度少女为她纺西藏柔软的羊毛,勒靼专为她织轻柔飘逸的面纱,布鲁塞尔专为她飞梭织造最细密的麻布,维萨蒲耳专为她向地心夺取晶莹的宝石,塞夫勒专给她洁白的瓷器涂上金色的釉彩。她朝思暮想的无非是新的首饰,一辈子要人给她浆洗衣裙和考虑头巾的式样。她要在陌生人面前表现得光艳照人,美滋滋地接受他们的恭维,使他们心痒难熬,尽管她对这些人并非有意。在打扮自己, 享受情爱之余, 她轻歌曼唱。为了她,法国和意大利组织美妙的音乐会,那不勒斯使琴弦奏出和谐的乐音。总之,这种人是世界的王后,情欲的奴隶。她害怕结婚,因为这会损害身材,但她仍然结婚,因为那会带来幸福。如果她生孩子,那完全是偶然,而当孩子长大以后,她便对自己有孩子一事讳莫如深。


这些特征虽然随手拈来,却只是千中举一而已,但下面这种人有没有呢?这种人手黑得似猴爪,皮肤棕色,如法院登记簿的旧羊皮纸,脸被烈日曝晒,脖颈如火鸡,布满皱纹;衣衫褴褛、声音嘶哑、智力低下、气味难闻,想的只是家里的面包箱,不停地在田里弯腰干活、掘地、耙田、翻晒干草、捡捡麦穗、收割庄稼、揉粉和面、梳麻打麻;或者和牲畜、男人、孩子混在一起,住在草寮茅屋之中。对她们来说,孩子从哪里来无关重要。多生一些,以便多一些人受穷,多一些人干活,这就是她们的全部任务。如果她们的爱情并不象地里的活那样是一种苦差,那至少也是一种投机。


唉,如果世界上还有整天坐在蜡烛和粗红糖之间的女商贩、挤牛奶的农妇、在手工工场中做牛做马,或者背筐扛锄、挎篮叫卖的不幸妇女;如果不幸还有许许多多这样的女人,对她们来说,思想生活、良好的教育、心灵的暴风雨,这一切简直是高不可攀的天堂;那么,即使大自然也一样赋予这些妇女有喙突的嘴、舌骨和三十二节脊椎,生理学家仍然把她们归入猩猩之类!我们只是代表游手好闲的人,有时间、有精神谈情说爱的人,代表因为有钱而懂得声色之娱的富人,代表夺得了垄断胡思乱想权利的聪明人,才作这样规定的。一切没有思想的生物都被排除在人的范畴之外。那些不热烈、不年轻、不漂亮、不多情的人都是畜生,甚至可以说是人类的渣滓。这就是能说会写、能参加船员行列的博爱者秘密心理的公开流露。收税官、法官、立法官、神甫可能把这九百万入另册的人看作有灵魂的人、受行政当局统治的人、归法院管辖的人、纳税人。可是,有感情的人、在贵妇人客厅里高谈阔论的哲学家,一面咀嚼着用这些人播种和收获的麦子制作的精白面包,一面却象我们现在的做法一样,不把这些人看作女人。对他们来说,只有能使人产生爱恋的才是女人。只有那些由于有受教育的特权而能够思想,又由于无所事事而发展了想象力的人,才是真正存在的人。总之,只有在爱情上希望获得同样多的精神和肉体快乐的才算是人。


但是,我们要大家注意这样一个事实,即这九百万女性贱民在各个地方生下千千万万个农家女。奇怪的是,这些女郎却美得象爱神一样。她们来到巴黎或其他大城市,最后都爬到了贵妇人的地位。但每有两三千个这种得天独厚的尤物,便有十万个其他沦为女仆或者生活异常潦倒的女人。我们之所以能有这些农村的绝代贵妇, 应该感谢全体女性。